洛河sy

热爱vc与vj,热爱写(gū)甜的曲拟文(真的你看我最喜欢P主写的《相遇之地》_(°ω°」∠)_)
人生最大目标是与现任cp好好相处,往死里宠她。
第二目标是找到cp(buni)

冬末(一)

前方:

※各种ooc的曲拟

※各种LJ  的文笔

1.背景VC传说大院,主营CP反达(反派死于话多×达拉崩吧。副营业党梗,普权等。时间线等同于现实。

2.曲拟会码的。。。也许有图_(°ω°」∠)_(望望板子,望望荷包)

-----我-----是-----分-----割-----线-----

         “半年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反派看向手机上的时间,不免有丝感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倒不是因为在大院过的不顺。实际上,无论是跟霜雪,世末,女孩的这样的近龄妹子,还是像东京,DOTA这样的资深游戏宅,小反派总能结交甚欢--尤其是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,东京和他那青梅竹马的师妹干物妹难舍难分。再加上同门的黑凤梨,总让反派潜意识的看作一家三口。而另一边的DOTA,有着食颂的陪伴。仔细一想,哪怕天天熬夜肝游,也总是有人为你递来新鲜的......外卖,又怎么不羡煞旁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她真的很羡慕这种微妙的感情。从小就受到各种指指点点的反派,好像放开了一切,但放弃的越多,空洞便越大,越难填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最近,二重的来临有着妄想症一家的欢庆与嘘寒问暖,冠世与繁华的来临充斥着甜蜜与幸福美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她又有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  别看小反派总是一脸狂傲不羁,内心里对真正的家人或情人的渴望未必比人低。表面不在乎感情的她终于承认,自己反感的只是那些自说自话的说媒罢了

         心烦意乱的反派熄屏手机,本着散散心的目的在院里发呆--却发现院子虽大,连一个清静的地方也没有。

        “怎么了小反派?春天开始发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典范。反派强行压抑,轻咬了一下嘴唇,转过身:“我说,达拉。你师弟鸽子和师妹行者都入院了,怎么还有空余与我闲谈?”
 
        反派似乎想含蓄的请他离开,但貌似也只停留在“想”上。

        在所有前辈中,反派唯独与达拉常常不和。固然她生性傲然,却控制的十分恰当。难以容忍的只有两点:一是话多,一是太充裕的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 而达拉,两者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 达拉到有些冤枉,他只不过看反派心情郁闷,开开玩笑而已。

       “这不是关心你吗......”纵然达拉有着异常话痨属性,每次在反派面前却显得颇为直男。

        反派也不是什么难以相处的对象。幽默,兴趣广泛,多才多艺,而且......一颦一笑都是那样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切,达拉比谁都清楚,却也比谁都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风雪中两人非常尴尬的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走了,”反派忍不住离开“别跟过来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 达拉所做的,就是木讷着望着反派走远,背后双手细心提住的满杯可可还泛着余温。

       一旁,普通普通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 不知何时,普通的客厅总有一堆闲来无事的人聚众闲聊,甚至在这里喝茶下棋,俨然一副“普通老年养生会所”之态。

       “所以”九九放下茶杯,对望着窗外的普通低语“你就看着你师弟达拉这样发展下去?”

       “达拉不是一般人......”

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我在指什么。”

        同样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又不是什么行家!”普通打破僵局,怀有一丝怒气的说“权御是我初恋啊,初恋!”

       “不必刻意强调啦!”九九进入吃狗粮过剩的饱和状态,手捧的茶差点洒出几许。